大风吹过一样乱糟糟的家

有趣?
小时候的有趣,是雨天小小的水珠,荷叶上的红蜻蜓,是触手可及的童话般的梦,而长大了,“有趣”却变得复杂了起来。
每个人都想结交“有趣”的人,但是“有趣”到底是指什么呐?
“有趣”也许是自己熟知领域的外缘,理解起来不算吃力而又新奇的事物或是经历充满了趣味。而因为仅仅是在常识外围,学习起来又不算困难,便产生了“兴趣”。在自己能够到达领域的边缘稍稍拓宽的人,便是“有趣”的人。孩子理解不了大人的趣味,外行看不透内行的乐趣,不同领域的人不同方面的兴趣也许就是因为熟知的领域有所差别。深奥如同天书的科研论文看上去枯燥无味,但对于熟悉该领域的学者来说却说不定是“有趣”的。
“有趣”取决于自己的眼界,是自己的领域...

可以选择随大流去批评弱者懒馋不上进,过的悲惨纯属活该,谁弱谁有理。但是当有一天发现真的有一部分所谓弱者,是就算努力了奋斗了拼搏了也没有用,只能无助地甘于弱势的人,而这种本以为不会发生在现今的事情,不会存在在当下的环境却确确实实存在着,就在你平时注意不到的小角落,或被刻意掩埋,这个人如果稍稍激进一点,大概就会被当成公知了吧。
然而,到底是不经思考不用细看区分地直接跟着喷弱者比较轻松啊
只不过有些人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所唾弃的“弱者”中有这么一群绝望的人,也看不到自己有一天也有可能被这种绝望吞没吧。

真要写点什么的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知识匮乏笔力不足,才能真正体会到所谓书到用时方恨少,但只有这样才能想到去查资料去学习,而不是自欺欺人地觉得自己十分渊博笔力深厚。
最重要的是,能把自己所思所想表达出来真的很爽呀!当初每周为周记苦恼的时候到底是怎么想的呢。
表达使人进步,表达使人自知!赞美文章赞美图片赞美一切表现形式!

孤狼

孤狼,孤狼。孤狼的传说无人不知。

正如她的名字,孤狼是个猎人,一匹真正的孤狼。她有着强健的肌肉,杂乱的棕褐色头发在脑后束成一束,灰蓝色的眼眸闪着夹杂着一丝冰冷的坚毅目光。远远望去,孤狼就像一匹狼。

孤狼行走于山峦与荒野交际的地方。从太阳还未升起,天空还是死气沉沉的灰蓝色时便开始了一天的狩猎生涯。她行踪隐秘,仿佛隐居在荒漠深处。没有人知道她来自何方或去向何处,关于孤狼的信息几乎都来自于故事和传说,只有少数莽撞的青年或资深的老猎人声称见到过孤狼的踪迹。猎人一代代老去或离开,而孤狼的故事与传说却一直在流传。她仿佛是不死的,她仿佛不存在。

孤狼强健,敏捷,又阴狠狡诈,凭一把短匕首可以搏倒饥肠辘辘...

能传情表意的时候就是最幸福的啦

画画,无论精美与否,能表达内心所想就是好的,写文章,不论文字质朴拙劣还是华丽优美,也是能传达心思就是好的,做人,也不论脾气温柔或是火爆,能有效沟通就是情商高,而我传不了情,表不了意,为人处世要么过于懦弱让别人不加重视,要么太过强硬让人心生厌烦,我又算的了什么呢

变成绿绿的啦 想挂在树梢荡呀荡!嘿嘿嘿

莎莉与失眠的夜晚

深夜失眠,莎莉躺在宿舍的小床上,裹着厚厚的温暖的被子,听着魔堡外寒风呼啸而过的声音,还夹杂着龙尖锐的叫声。
她从床上起身,为了不吵醒室友蹑手蹑脚地,轻轻推开宿舍的门,走去长长的石廊尽头的厕所。寒风在石廊里呼啸,厚厚的天鹅绒睡衣并不能阻止风中夹杂的和大理石地板泌出的寒意。
又一声尖锐的龙的叫声在不远处响起,吓了莎莉一跳,她几乎从未听过离初级宿舍这么近的龙鸣。
被寒风灌得浑身冰凉的莎莉几乎冲进温暖的宿舍,钻进软和的被窝。被温暖柔软的织物包围的感觉实在太有安全感,莎莉往被窝深处缩了缩。
正是深夜,宿舍里只有隐约亮光。唯一的光源是莎莉床头不远处的弧形铁窗,冷冷的几点月光斜斜地落到窗前杂乱地堆放着书本纸笔的桌上...

每天过着肝论文补作业肝论文补作业异常充实的日子。。。突然看到三只小奶喵,简直治愈心灵TAT
立项要是能通过就好了,都想转转锦鲤了。。。明知道并没有用

为什么我不是个写手呢,能轻易传达出想表达的东西的那种
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呢,能画出心中所想的那种
我实在是迟钝又肤浅,什么都表达不出理解不了
看的书见的事都白白浪费了啊

1 / 3

© 噗啦啦 | Powered by LOFTER